致敬“大家長”——一位年輕人眼中的老法官

發布時間  2020-04-04

汨羅法院弼時法庭庭長何旭光.jpg

汨羅法院弼時法庭庭長何旭光

何旭光與法官助理在討論案情.jpg

何旭光與法官助理在討論案情

何旭光在庭審中.jpg

何旭光在庭審中

汨羅融媒體訊(記者 胥揚)初到汨羅法院弼時法庭,法官助理姚鐘平月有些惴惴不安。但當她抬起頭,對上一張眉眼彎彎的笑臉——庭長何旭光時,踏實和溫暖莫名占據了心田。這位扎根基層30年、兢兢業業的老法官,用一言一行,為庭里的年輕人們立下榜樣。

“嚴師”

在弼時法庭,何旭光是唯一一名員額法官,兩名法官助理和書記員、協警都是年輕人。何旭光常對大家說,“年輕人,大膽去做,不要怕,出了問題我擔著。”

姚鐘平月還記得,自己處理的第一個案件,是一起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。從送達到庭審記錄再到文書撰寫,何旭光都放手要她去嘗試。雖然文書改的面目全非,但看到當事人拿到賠償款后發來的感謝短信,姚鐘平月心里美滋滋的:原來,這就是職業榮譽感啊!

何旭光平日隨和,在辦案過程中卻要求嚴格,“遇到問題,先自己翻書找解決辦法,拿不準的再來問。”經過幾次“鍛煉”,年輕人們逐漸明白這樣做的妙處:見微知著,再遇到類似案件,處理起來就會得心應手許多。

對于一些案情比較復雜的案子,何旭光喜歡和年輕人討論。起先大家還有些拘謹,害怕說錯,討論的次數多了,也逐漸大膽起來。即使錯了,翻閱相關資料,糾正便是。這種“趕鴨子上架”的模式下,大家的業務能力得到飛速提升。

“里手”

在農村,怎樣才能做好法庭工作?何旭光告訴大家,硬生生的和村民們講法律條文,他們可能排斥,但是若是有了村上有威望的人配合,用他們能接受的道理去溝通,效果會好很多。

一起民間借貸糾紛,原告只能提供被告父親的電話,他們打電話過去,但對方拒不承認,案件送達陷入了僵局。何旭光知道后,帶著大家找到了被告所在村的書記。在村書記的幫助下,張某父親答應將情況轉達給女兒。晚些時候,張某主動聯系了法庭,積極應訴,最后調解結案。

有些矛盾激烈的案子,經何旭光一番勸說,竟能達成協議。大家嘖嘖稱奇,他卻說,沒什么稀奇的,辦案多了,從交談中就能知道底線在哪,自然就知道該怎么做工作。

“家長”

在基層法庭,大家工作日都會居住在法庭內,堪比家人,而何旭光就是“家長”。他經常一大早上去集鎮上為大家買菜,下班后帶大家打羽毛球。

正是因為何旭光的細致關心,法庭里的氛圍十分融洽。在“以庭為家”的氛圍中,大家一步步成長,慢慢開始能獨當一面了。

偶爾,何旭光也會感慨年紀大了,念叨著要開始計劃退休生活。飯桌上,大家問:“如果院里想返聘你繼續工作,你愿不愿意?”他一臉傲嬌:“哎呀,都辦了一輩子案了,退休當然想做點別的事啦。”

但吃完一口飯,他又很認真地說:“如果可以的話,我還是愿意去的。”大家知道,他是真心喜歡這份職業,因為說起工作時,他眼里有光。


广东好彩1开奖助手